仗助是小天使啊

【JOJO的奇妙课堂】(CP不明注意看开头描述)

Sua万三的深夜食堂:

摸鱼,一个承太郎教仗助怎样用替身自X的故事……(可能有仗承暗示,嗯……




 ====================================


 


那天承太郎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整理思路,他的论文需要修改却还没决定好怎么改,本想去买杯咖啡走了一半却又忽觉疲倦,后悔起没开车。


 


于是他就近在公共绿地边的长凳上坐下,拿出包里尚未读完的一本小说打算放松一会,然而傍晚的光线不佳,没过多久他便因眼睛酸而停了下来。


 


百无聊赖地偏头望向街道的尽头,承太郎无意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从发型就能判断出百分百是仗助。然而他独自一人慢悠悠地晃荡着,没跟亿泰、康一他们在一起。这让承太郎觉得有些奇怪,毕竟这不是他回家的路,而且离放学时间也已经过了很久了。


 


遇到什么麻烦了吗?他这样想着,在仗助靠近时叫住了他。


 


听到有人叫自己名字,少年猛地抬起头,他显然才刚刚注意到路边有熟人,一脸尴尬地冲承太郎笑了笑。


 


“你通宵打游戏了吗?走路都在神游。”


 


“啊,没有……”


 


这个回答也很“不仗助”,要是以往冤枉他他早就跳起来反驳了。承太郎皱了皱眉,他很快发现这家伙精神不佳应该不是因为困倦,少年看起来有种说不上来的沮丧。非要做个类比仿佛是那种失恋了或者表白失败了后的低落。


 


但承太郎不是喜欢问八卦问题的类型,他指了指身边示意仗助坐下。凭他对对方的了解,用不了半分钟他自己会全盘托出的。


 


果然沉默了25秒后,仗助看着两脚之间的地面说道:“那个……承太郎先生。我可以问你个……糟糕的问题吗?我是指……呃,总之我很在意却又不想告诉康一他们,会被嘲笑死的!亿泰说不定还会不小心告诉别人……”


 


“停,说重点。”


 


“唔……”


 


又是一阵死寂袭来,不过承太郎有的是耐心等他慢慢酝酿。末了,他看见仗助焦虑地瞥了他一眼,然后用很轻很轻地声音说道:


 


“下午历史课明明枯燥透顶,我却忽然……勃丨起了。然后那状态一直持续到了放学,超尴尬……”


 


“哦,所以你的问题点在哪里?”承太郎以一贯听不出感情色彩的平静语调回应道。


 


“嗯……我是想问,其他人的话,比如说你……有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困扰。”仗助感到自己的脸颊已经要烧起来了,“我发誓历史课的内容很正常,在讲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起因。”


 


“会。”承太郎十分干脆地肯定道,“甚为男性的或多或少会碰到一几次莫名其妙的生丨理反丨应的,不足为奇。”


 


“可是真的又尴尬又难受啊。”仗助又把头低了下去,“有没有好的解决办法呢?”


 


“就地速战速决。”


 


“唉?唉?唉?!!!承太郎先生请不要跟我开玩笑好吗?”


 


“没有开玩笑,你可以让替身帮你。”


 


“什么????!!!!!!可是……”


 


“从后面。就算周围有替身使者也不会被看到的。”


 


“啊??!!!!!!!!!啊??????????”


 


仗助不知不觉间往边上挪了好几十公分,几乎都要从长凳上掉下去。他不置可否地望向对方,却忧郁地意识到承太郎是认真的。


 


他无法自制地想象起了对方描述的场景,灵巧的白金之星和柔丨软粘丨滑的……卧槽!惨了!


 


高中生十分绝望于自己给自己挖的坑——如此一脑补他又硬丨了。


 


既然这样也没其他办法了,好在他确信无论如何承太郎都并不会嘲笑他。他一直是最值得信赖的……每次一想起自己才是长辈,仗助内心都会油然而起一股厌世感!


 


“承太郎先生,你介意我在这里尝试一下吗?”


 


“你随意。”承太郎并没有阻止他的理由,但当他打算起身回避的时候却捕捉到了高中生求助的眼神。


 


“可是,要怎么弄啊……完全不会耶。”


 


“真是够了。”不管怎样也算是自己挑起的梗,承太郎决定“负责”到底,“让你的疯狂钻石从身体内部实体化,只要手指部分就可以了,应该没难度。”


 


“OK!我试试。”仗助照教程让替身出现在体内,他没料到瞬间让他差点跳起来的不是身丨后的异丨物感,而是指尖传来的又软又热的触丨觉,诡异透了!


 


“手指会有感觉,好奇怪啊!怎样才能……”


 


这次仗助还没阐述完自己的疑虑,承太郎就打断了他。


 


“如果你按到了正确的点,我保证你注意力不会再手指上。离入口大约2指节的距离,靠近你身体的腹丨面,轻轻揉丨一揉找找看位置。”


 


高中生点了几下头,继续专心摸索。虽说他也有自丨慰过但这种玩法显然……何止毫无经验,根本连设想都未曾设想过!


 


一开始里里外外都奇怪得不得了的感觉挥之不去,然而在某个瞬间,替身的指尖像戳到了什么开关似的,一阵极其强丨烈的欣丨快丨感如电丨流般扩散了开来。


 


“嘶!唔……”


 


不禁发出短促的嘶丨声,仗助再次对身边的成年人投以窘迫的眼神。


 


“你得学会保持安静。否则内丨部操作就没有意义了。”承太郎给了他中肯的建议,“慢慢去习惯那种状态,尽情享受愉丨悦感却又不被愉丨悦感所掌控。”


 


【说得轻巧啊……】仗助这样想道,却忍不住加大了替身动作的幅度去获取更多感觉,他怀疑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上丨瘾了。


 


四肢失控地不住颤丨抖,无论他如何努力去抑制肌丨肉下意识的运动,他都做不到让自己看起来淡然镇定。


 


真是的,承太郎先生怎么尽做这类高难度的事情?


 


“实在不行稍微停一会,放心好了快丨感不会凭空消失的,你随时可以重新激活堆积在体丨内的感觉。”


 


“可是……我……”仗助像在蹭屁丨股上的脏东西般扭动了几下,因为充丨血膨丨胀的性丨器被紧丨裹在内丨裤里让他颇为难受。这个点正是公共绿地人气最旺的时候,身后不断有小孩子欢笑着跑过,还有情侣们的谈话声时不时传来,他只希望千万不要碰到熟人也不要被谁注意到。


 


见仗助的状态不大妙,似乎有玩脱的风险。承太郎抄起放在一旁的小说塞到仗助手中。


 


“学会掩饰也是一种办法。假装自己在看书的话就算你看起来略怪异,别人也只会认为你的书很好笑或者很感人。”


 


“G……G reat!”高中生仿佛得救了般松了口气,他郑重其事地双手持书把视线大致对向页面,尽管他是不可能看进半个标点的。


 


浑身的皮丨肤都在不知不觉间沁出汗滴,衣服黏在身上的禁锢感糟透了。某片区域积累的快丨感蔓延进了血管里跟血液一起奔流着,它们正在急切地寻找出口。


 


此刻仗助当真想要缓一缓,然而他惊愕地发现自己“并做不到”。


 


“承太郎先生?!我好像……”


 


“过程中替身自作主张是很正常的。”承太郎甚至露出了一丝疑似幸灾乐祸的笑容,“曾经我也以为白金之星会百分百听从我的指令。事实上他们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意志,特别是保护本体或为本体‘提供服务’的时候。”


 


什么?开什么玩笑啊!仗助叫是没法分心去跟对方辩论,否则他老早吼出来“那么重要的点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了!


 


内丨壁被持续高频率地揉丨捻,仗助无比担心自己会在公共场合发出不该发出的声音。极限将至,之前与其他替身使者战斗时他都没有如此心跳加速过。


 


好在关键时刻,一只捂上他嘴的手掌化解了他的绝境。倒不是他自己的疯狂钻石良心发现,而是白金之星送来的紧急援助。


 


Safe!尽管呼吸受阻并不好受,但他至少能安然渡过高丨潮的那几秒钟,简直谢天谢地。


 


“下次这种事情你自己做。”承太郎适时收回替身,免得对方缺氧到眩晕,“替身是可以很隐蔽地掐上喉管的。”


 


“我知道了……啦!!!”仗助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揉着眼睛,他得把沾在眼眶上的生理性泪滴擦掉,“呜呜呜呜呜,这本书太悲伤了!”


 


“好假。”


 


“承太郎先生你就不能配合一下我的演出吗?”


 


把书合上还给对方的瞬间,高中生忽然被身下传来的黏丨糊触丨感给搞愣住了。


 


“对了,那液丨体……怎么处理?”


 


“回家赶紧洗澡把内丨裤换掉就是了。”


 


“那我这就回去!”敲了敲膝盖确认自己不会腿软摔倒后,仗助起身拿好文件袋准备打道回府。


 


“等等,最后一个问题。”


 


“嗯?”承太郎也收拾好东西跟着站了起来。他望着远处的晚霞,十分清楚仗助在提问前总要思考一小会。


 


“你以前是怎么知道……可以从后丨面弄的?”


 


“你如果跟别人做丨过的话自然会想到的。”


 


“唉?好羡慕那个人啊……”


 


后半句承太郎其实没听清,但他发现高中生的脸颊跟霞光一样瞬间泛起微红。


 


“你说什么?”他追问道。


 


“没没没没什么!我先走了!”仗助忽然像想起来要去赶末班车般180度大转弯,向着日落的方向奔跑了起来,留下一个冒冒失失的背影。


 


真是够了,跑那么快作甚?明明他们要回住处的话走的是同一个方向。


 


算了,随他去吧。承太郎摇了摇头,决定还是去买咖啡。


 


 


 


-END


 



   
评论(1)
热度(57)
  1. 仗助是小天使啊Sua万三的深夜食堂 转载了此文字
  2. Ookami狼滚滚Sua万三的深夜食堂 转载了此文字
犹飞蛾扑火,非愚,乃命数尔。
© 仗助是小天使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