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助是小天使啊

[承花]告白

史密斯铜锣烧丶:


1.
花京院提前到了奶茶店。是离自己学校很近的那家,他常去的奶茶店。

入冬之后很少再有跟今天一样的阳光了。看得见的太阳,可以直视,透过厚重的外套,有被晒着的样子。所以这对四季都只会穿一条外裤的花京院来说,真的很温暖舒服。

熟悉他的老板端来了海盐奶盖绿茶,不用吸管,热杯的盖子放在一边。热度被埋在浓浓的奶状物下,捧起来暖手,花京院等不及啜了一口,肩膀开始放松。

“约了女朋友?”

老板还像个刚毕业的大学生,笑弯了月牙眼,染银白的发色。他和花京院差不多地嗜甜,之中最爱奶茶,才有了这家店,和慕名而来观瞻老板的女同学们。

“没有那种事。”花京院有点不好意思,解释说:“是男生啊。”说完意识到好像更让人误会了,摸了摸耳垂,果然看见老板的目光回头望向了待在柜台后面的,另一个老板。

“嗯嗯~给你免费续杯喔。”

他点点头,蹦跳似地回到柜台内,然后戳了戳比他矮一点儿的男孩子的酒窝,朝花京院笑了。

“他迟到了。”

花京院和看过来的小酒窝老板挥了挥手,心情是有点小失落的。


2.
承太郎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风铃应景地咣啷叮叮,两位老板显然被吓了一跳,呆呆地望着他。望着他在拍去一身寒气的同时,来回寻找到等了有一会儿的花京院,然后松了口气。

“花京院。”

承太郎气势汹汹地走过去坐下,倒让本来该责问为何迟到的当事人不知怎么才好了。花京院嗯了声,挺聪明地问:“热可可吗?”

“好。”

“我睡过头了。”承太郎表情不太自在,完全不擅长道歉。“昨晚陪老头子喝了点酒。”

“那,承太郎请客吧。”花京院也大方,承太郎顺着这个台阶下之后,又找老板要了一份蓝莓慕斯来。

“你爱吃。”

语气肯定极了。花京院的心情一下子就和外面的太阳一样温暖舒服起来。

但是接下来该说什么呢?他抿了抿嘴唇,只好选择先闲扯点东西。

“你也常来吗?”花京院用了“也”,好像这样就多了一个共同的爱好。“蓝莓慕斯我每次都会点。”所以承太郎帮他要的蓝莓慕斯真的刚刚好。明明迟到了,还扯了一个奇怪的理由,一份甜点就ok。

“你还真是好哄。”

这种有点嫌弃又有点骄傲的神情是什么鬼啊?

“我不常来。”

承太郎抱胸而坐。老板都快以为花京院欠了他好多好多钱,不然就是好多好多人情。

小酒窝老板把热可可和蓝莓慕斯端上来,盯着承太郎半天,才下定决心地开口说:“你别那么凶呀。”

在隔壁桌收拾的月牙眼老板噗哧一声笑了,忙牵着小酒窝走。

花京院也没忍住地笑出来,突然发现承太郎吃瘪的时候,有点可爱。


3.
“真是够了。”

他不太开心地压了压帽檐,避开花京院看过来的双眼。从来不觉得自己凶的。

心情好的时候,蓝莓慕斯几下几下就消灭掉。花京院享受地摇摇头。

白金之星终于板着脸出现了,站在承太郎身后,指指当事人,双手比划出有话要说的意思,然后乱七八糟地大概是又不知道怎么表达的样子。花京院兀自安静了一会儿,弯弯绕绕想着两人是有话说才见面的。

“嗯,承太郎?”他把吃光光的盘子推到一边,捧着奶盖绿茶试探。“突然要和我见面,是遇到什么事了吗?”

花京院其实也不想说成有事才见面,搞得两个人关系濒危到无事就会断绝一切联系。可奇怪的是,毕业后还真的有好几个月没有互通过消息,当时还狠狠难过了一阵子。

“不是。”承太郎也回答得快。但怎么看怎么不像没事。可能他也意识到不能那么凶,接下来说话便温和了许多。

“不能说没事,”他叹气,恨起自己来。“是有事,有事要和你说,必须跟你讲。”

白金之星指了指自己的心口,暗指承太郎的相同位置。花京院猜他是有心事,怕尴尬地开他玩笑:“原来是有喜欢的人啊?”

“嗯。”

嗯?

“这几个月,我很想找你。”

“你不也没找嘛。”

花京院嘴巴也快,心里想的先说了出来。他不好意思地干咳了一声,辩解道:“来找我啊,你突然断了联系让我很……”他摸摸耳垂,“莫名其妙。”

“因为要想清楚一些事情。”

承太郎端正坐好,认真了。

“想和你说的是,我有喜欢的人了。”

喔。

“花京院。”

“嗯?”突然喊我干嘛?

“我喜欢的人的名字。”


4.
“要吃蓝莓慕斯吗?”

承太郎问他的意见。当作刚刚什么都没听见。

“承太郎,我们分开吧。”

花京院只好凌迟般地再说一遍。难过得太明显,他皱着脸,要哭不哭的一点都不好看。他心里知道,说要笑,笑啊。然后低下头,再抬起来嘴巴弯了,是在笑了。

“我看不见白金之星啊。”

花京院煞有其事地往承太郎地身后看,空着的座位和圆桌子。还是离自己学校很近那家,他常去的奶茶店。月牙眼老板染回了黑发,依然喜欢戳另一个老板的小酒窝。

“我也不知道,法皇高兴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他自顾自地说,眼睛红红的,但声音是好冷静好冷静的冰。

“花京院。”

“你是在叫我吗?”

花京院笑着反问。

“是我,”他偏了偏头。“还是花京院典明啊?”




   
评论
热度(23)
  1. 仗助是小天使啊史密斯铜锣烧丶 转载了此文字
犹飞蛾扑火,非愚,乃命数尔。
© 仗助是小天使啊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