仗助是小天使啊

荒木C:

【【静娘独家代售】画手原创jojo同人T恤 白色数码印花】,点击链接再选择浏览器打开http://c.b1yt.com/h.jcVm2g?cv=M40oZxMMCpT&sm=5c4f4d ,或复制这条信息¥M40oZxMMCpT¥后打开👉手机淘宝👈

第一次画衣服,链接做好了这里放一下www
看着感觉还不错,印花很棒,不是胶印!!!这点我很喜欢!

现货量少,所以之后卖的多了有些没有会开定金。嘛不过那是后话啦_(:_」∠)_

lof上能打开吗_(:_」∠)_ 应该能吧

hhhhhh你说谁神经质,你才神经质呢

花京院的外貌哪里神经质啦hhhhhh

从此坚定站花承 ✨

【jojo】卜梦人(III)

*很想看不苟言笑用目光杀死人的花京院


*拖延了一个星期还是决定重新改一下




---------------------------------------------------------------------------------------------------------



之后的几天她一直坐立不安,他拉着旅行箱走远的背影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就像无法抹消痕迹的印章。

 

对于未知的恐惧和无力感折磨着她,她无法阻止自己猜想,想着他在另一个地方遇到的事。

 

她试图依靠自己信赖的直觉去感知遥远的某一方发生的事,但是什么都没有。

 

直到有一天,她记得那是在第一节数学课前,身边的几个女生在激烈地讨论,说旷课四天的JOJO今天终于来学校了。

 

我们还看到了一个红发帅哥!

 

这句话让她如梦初醒般抬起头,毕竟红头发的人并不多见,她至今也只见过他一个。

 

她于是凑过去听她们讨论。

 

那个时候JOJO受伤了,他还递给他一张手帕。

 

听说他是今天刚转来这里的,不知道会不会在我们班。

 

瘦瘦高高的,不过没有JOJO高。

 

废话,你见谁有JOJO高啊。

 

她仔细听着每一句话,在不断的筛选中她捕捉到了一个重要信息。

 

Kakyoin Noriaki,

 

她们说那是他的名字。

 

她有生以来第一次由衷希望自己的直觉是错的,当她得知那个不久前她万分担心的人现在已经平安回来时,她情不自禁的闭上眼,念叨着感谢神。

 

这么说他没事,太好了。

 

那么,我说不定会和他同班,至少也是校友,我可以认识他,好好感谢他,祝贺他平安回来,然后问问清楚他那天到底是怎么做到一人同时把好几个混混撂倒在地的。

 

她越想越觉得甜蜜,嘴角无意识地上扬,心中的兴奋溢于言表。

 

“猜猜谁的梦中情人转来我们学校了。”闺蜜一脸坏笑地坐到她身边。

 

“我只是担心他而已,你想的也太多了吧。”

 

“还不承认,那天以后你越来越神经质了,跟你说话也走神,普通人能被这样担心吗?”

 

“那是因为……”她欲言又止,对神的敬畏让她不敢把第一天晚上看到的场景说出来,最终谈话以上课铃响而告终。

 

而命运总是变化无常。直到第一节课下课,她也没看到他的身影,连带那个虽然本来就经常逃课的空条承太郎。

 

这么说他还是有事。她沮丧地想。虽然早在他们第二次见面,她就隐隐约约意识到这可能是她最后一次见他。不过她将这种感觉当做是一种错觉,一种被担忧和恐惧之情所困扰的耸人听闻的假象。

 

之后的几天她一直留心关于此事的小道消息,听说承太郎和刚转来还没开始上第一节课的他一起请了长假去远行,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

 

一开始她努力想象他们出发的情形,希望她的直觉能再次起作用告诉她目的地。她在夕阳染红了半边天的日暮里从天台向远处眺望,企图看到他们一行人在远处的幻影,然而只看到越来越模糊最终消失在夜幕中的地平线;她在睡前望着枕边的窗外向夜空中冰冷的星星祈祷,祈祷在今夜的梦中她可以梦见他们到达某个地方,而她正好看见了此地的标志性建筑,然而她自从上次那个关于他的梦起就再没做过梦;她在每次喝完咖啡后专注于观察杯底残留的咖啡渣所形成的图案,那是曾经土耳其人惯用的一种占卜方法,据说异常灵验,只要你看得懂,为此她还养成了不把咖啡搅匀而故意让其遗留渣沫的坏习惯,然而她并没有从那些奇形怪状的图案中获得什么线索。

 

再这样下去你就要疯了。她也意识到自己的敏感已经到了一种神经质的地步。

 

我为什么要去担心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人呢,更何况已经劝阻过他一次了。

 

可她在自我安慰的同时又疯狂地想念他,这种情感已经超出了理性,就像候鸟超越了季节。

 

因为他会遇到危险,而我明明知道却没有成功制止。她以这种充满正义感的理由自我解释,任何知情的人都不会坐视不管。

 

可你到底在哪呢?她像个灵感枯竭的作家,感受不到任何直觉与暗示让她绝望无助。

 

“不相信自己内心的人,怎么可能听得懂上帝。”一位占卜师在听到她的倾诉后一语道破,“有些人的灵魂在上世纪就相遇过。”

 

她终于从当局者迷的困境中出来,而闺蜜就是清醒的旁观者。

 

Kakyoin Noriaki ,自从得知这个名字后她就不断默念它,把它拆成一个一个的字母,再重新把它们排列好。这个名字对她来说已经超过了其本身意义。

 

她总是在无聊涂鸦时不自觉地写出这个名字,在听到与其发音相似的词时条件反射性地抬头,在路过水果店瞥见明明不爱吃的樱桃却忍不住多看几眼,因为那让她想到了飘荡在他耳边的樱桃耳坠。

 

他之于她,已经不再是陌路人那么简单,她意识到他在她心里早已是一种特殊的存在。

 

所以我更担心你的安危啊。她皱着眉头,不安地闭上双眼。

 

她终于做了第三个记得内容的梦,一群由阿拉伯人组建的军队,在罗马,年代古老的战服和兵器显示当时的背景可追溯到上千年以前。

 

这个暗示已经很明显了,比之前的两个都要明了。

 

他们的目的地是福斯塔特城,开罗的前身。

 

她从不透露自己如何解开答案,她一本正经地说是上帝直接告诉她的。

 

所以她决定去开罗找他,现在就去,想不出请假理由也要去,不然可能没有机会再见面。

 

我一定是疯了。她一边自嘲一边收拾行李。最多去两天,然后在父母出差回来前不声不响地赶回家。

 

她确信父母不会发现。他们最少要一周后才回来。万一被发现……就被发现吧。

 

她乘坐的飞机在当天就到达了开罗。她凭直觉七拐八绕,又凭直觉选择了一家最能吸引她的旅店。

 

这家旅店有七层,她特意要了第七层的房间,因为总觉得越在高处就越接近神灵。

 

她坐立不安,她的直觉仅限于此,无法得知他的具体位置。

 

至于他现在在干什么,和谁在一起,有没有遭遇危险,全都是未知。

 

但你来开罗的决定是对的。她这样对自己说,你的直觉会给你一个交代。

 

天已经暗下来了,窗外璀璨的星如瀑布般垂直倾泻于夜空,整个开罗弥漫着一种死寂压抑的氛围之中,黑暗中一股将人吞噬殆尽的气压如暗流般涌动而来,她感觉到了恐怖来源是正西方,这一次不是直觉,是自然界本身就有的引人注目的动乱。

 

她不顾一切地冲下楼往那个方向跑。来不及回味此刻的心情,她相信前方就是自己期待见到的人。

 

而她终于深刻感受到了人力不可与之抗衡的命运,尽管她向来都很遵循天意行事。

 

高高耸立的破旧水塔下,荧光黄色的警戒线已拉开,警察阻止围观群众上前凑热闹或添乱,人群一阵嘈杂,纷纷议论在夜间突发的一起没有目击者的凶杀案。

 

这些都已与她无关了。她绝望地在人群前站定,不用抬头确认就知道了结局,那是命运早就告诉过她的,她早该认清却逃避承认的,注定无法挽回的事实。

 

只是这个世界发生了太多可怕的事,命运捉弄了太多本该早一点相遇的人,她的神明告诉她一切都是徒劳。

 

她最终哭着回到七楼的房间,顾不上擦去满脸决堤的泪水,以最快的速度将门反锁,并用房间里唯一的椅子抵住门,再锁紧窗户拉严窗帘,

 

然后独自像一个参加宗教仪式的朝圣者一般躺在床上,用只有她自己知道的方式向上帝忏悔,并且祈祷花京院典明的灵魂得以安息。






------------------------FIN-----------------------------------------

【JOJO】卜梦人(II)

*很想看不苟言笑用目光杀死人的花京院!

*拖延了一个星期还是决定重新改一下


——————————————————————————————————————————————————————


她终于找到了他,在进入机场大厅的前一分钟。

 

她跑到他面前,双手撑着膝盖气喘吁吁,快速短跑之后的停顿让她的心脏剧烈疼痛,像是突然被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极高气压扼住。

 

他没有开口,只是停下脚步等她歇好。无法得知他的眼神是否显示出他有没有认出她。

 

“打扰一下,那个……”她一时不知道如何开口,在真正面对急需解决的事情时她发现自己毫无准备。

 

“你可能不记得我了,不过……那不重要,我是之前被你救过的……”

 

“我记得。”他轻声开口,同时抬手看了看手表,似乎很想结束赶在他登机前的对话。

 

“我突然这样说很突兀,但是……”她停顿了一秒,为接下来的宣言做了一秒的心理准备,那对她来说就是宣言。

 

“请取消这次旅行。不管你要去哪里,请先……不要去……”

 

她一边红着脸,逼自己把这些话说出来,一边又在心里自我怀疑,傻啊,突然说这些鬼才会信你。

 

她的直觉从不犯错,但这一次她感到的强烈直觉却是关于面前这位和自己只有一面之缘的人。她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而她认为自己一定要说出来,即使难以置信,也责无旁贷。

 

她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那感觉像是来自幽谷深渊,捉摸不透却有着让她坚信不疑的可怕力量。

 

他没有说话,只是露出礼貌的笑容,而他的镇定自若让她更焦急。

 

“请相信我!我一直有能够预知的能力,我的直觉告诉我你去那个地方就会有危险!”

 

他饶有兴致地看着她,说这种话真是奇怪。他想。

 

“很抱歉,我无法相信一个还不够熟悉的人,更何况你的话本身就难以信服。”

 

“可是至少,我通过直觉感知到了你要去旅行。”她知道希望渺小,要一个人听从陌生人的劝告实在是异想天开,“我感觉到你会来这个机场,而且时间算得也是准的。”

 

他沉默,像是思考着什么,然后他看着她的眼睛。

 

那一刻,就在那一刻,她在他的眼里第一次看到了她之前从未见过的神情,惊喜,好奇,期待,她猜不出来。但她相信自己捕捉到了他转瞬即逝的秘密,他平静安然的外表下,深藏在黑暗之处的内心,一种无人可以安慰的孤独感。

 

他不是普通人。她私下断言。

 

“你,能看得见这个吗?”

 

他的语气微微上扬,站在她面前没有其他动作,身边也毫无任何异样,所以她不理解——

 

“……看得见什么?”

 

他又是礼貌地微笑一下,眼里些许黯然,神色疏离,依旧是那个文质彬彬的普通高中生,神情的平静让她差点以为自己之前看错了。

 

“没什么,请不用在意。”他拉起旅行箱准备走向机场大厅。

 

不过出于礼貌——又或是出于冥冥之中命运给他的微不足道的暗示,他转过身,向面前这个似乎有与他人心灵相通的能力,但依旧看不见自己的法皇的女孩道别:“我不能因为你的一句话就取消一个月前的计划。但不管怎样,谢谢你。”

 

她意识到自己已无法挽回这样的局面,在命运的强大推动下她不得不认输,却终究是不甘心:“至少,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Kakyoin Noriaki.”

 

【JOJO】卜梦人(I)

*很想看不苟言笑用目光杀死人的花京院!

*原著向

*拖延了一个星期还是重新改了一下

*最重要却不敢说的一点,原创女主视角

*在 @Jovanna 的鼓励下终于写出来了,第一次啊(。ò ∀ ó。)

——————————————————————————————————————————————————


她第一次见他是在一个月华如水的凉夜,她清楚地记得那晚的月是满月,他红色的头发在月光下反射着流动的银光。

 

他就那样上前走了几步,双手还插在口袋,没有其他多余的动作,面前的几个本来想找她麻烦的小混混突然挣扎着双腿半悬在空中,然后仿佛有一股看不见的外力推了他们一把,几个人一下子被无形的东西扔了出去,摔倒远处落荒而逃。

 

眼前的这副景象使她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是怎么做到的,就像有超能力一样。

 

她相信灵异事件,可这次发生的事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他分明连手都没有伸出来,为什么就能让那几个人悬空,就像科幻电影里的那样?

 

要不是因为自己的特殊原因,她差点就要以为他是神。不过她相信神是不会以实体出现的,所以唯一可以明白的是眼前的这个人用了某种常人难以理解的方式救了她。

 

“谢谢你。”她发现自己的声音因激动而颤抖,她第一次见到这样似乎有超能力的人,不过并不害怕,更多的是好奇心驱使下的惊奇。

 

她很想再多问一句他是靠什么打败他们的,这么厉害,可看到他冷若冰霜的脸后还是忍住了。

 

而他连看都没看她一眼,紫色的瞳孔在夜中很明亮,映出月亮的光辉。

 

她到现在还记得,那情形仿佛就在眼前。

 

他转过身,肩上披着一层淡黄色的灯光,路灯下他身影交错。

 

“一个人走夜路很危险。”他冷冷的声音让空气都变得稀薄,并随着他影子一起被夜色湮没。

 

“……”

 

她还没来得及对他说第二句话。不过他的背影就这样留在了她的记忆中,以至于很久很久以后,她依然能够记起那个月明星稀的晚上,他像神明显灵一般的出现。

 

她从小就有一种感知能力,直觉准得可怕。十四岁那年她上电车前内心突然有了一种恐惧感,她看着电车门,无意识间竟把它想象成了鳄鱼的血盆大口,她退后两步,在命运的指使下选择等待下一辆列车。当天晚上的新闻便报道了那辆车的事故,而她在后知后觉中幸免于难。

 

那是她第一次感受超自然力量,与其说是被这种力量所保护,不如说是她找到了一种与神沟通的方式。此后她便开始留意这种直觉给予她的启示,关键时刻人的直觉往往都是来自上帝的提示。

 

可她终究不是神明,不能每次都让直觉替她选择。大多数时候她还是要像个普通人一样,在模棱两可的道路前做着艰难的决定,忍受着选错后的悔恨和失败,正如这一天,在走大路回家还是抄近路之间她选了后者,却很背运地遇上了几个沾着酒气的小混混。

 

幸而遇到了替自己解围的他。之后她回想,或许走那条小路也是无意间的启示,是潜意识中命运安排的相遇。

 

只是还没来得及好好感谢他,他就消失在夜幕中,这让她多少有些遗憾。

 

当晚她久违地做了一个梦。令她吃惊的是醒来居然还能记得。她向来做完梦就忘记内容,唯一一次记得的是个预言梦。

 

很久以前她梦见养的小兔子落水而死,父母不以为意地说自家养的小兔子不会跑到河边。

 

“哪有这么白痴的预言,”她说,“这个梦的意思是不要让它吃白菜。”

 

几天后,兔子趁人不注意跑出门,在草丛边吃了一片别人丢下的白菜叶,当晚病死。

 

而这次她在慌张中醒来,回忆着梦中他的身影。还是那条小路,同样的灯光下,他转过同样的角度,唯一的不同是他拎在手里的书包变成了透明包装袋,里面全是没有梗的樱桃,血红色。

 

她深信这次的梦也是一个预言,预言他如果在此月离开日本,将遇到可怕的威胁。

 

想到这里她内心一颤,我必须告诉他这个预言。

 

可他什么信息都没有留,她只知道他有一头红发。当时他穿着校服,她并没有看清是哪个学校,但至少可以肯定他住在这个城市。

 

她决定找到他,即使在人来人往的大都市中光凭印象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她开始留意身边红头发的人,这种发色在人群中可以一眼辨认出来。她会在过马路时有意无意地望着人群,在坐车时一直盯着窗外,可能自己也没发现去人头攒动的市中心逛街的次数越来越多。

 

有一次坐在咖啡馆,闺蜜伸手在她望向街头路人的眼前晃了晃:“发什么呆呢?”

 

“没什么。”她心不在焉。

 

“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恋爱了?”

 

“怎么可能。”

 

“那就一定是有暗恋对象了!”

 

“哪有,别瞎猜了。”她对闺蜜的调侃不以为然。

 

“你这几天都是魂不守舍的,一看就是在想某个人,像个思春的少女一样。”

 

她白了闺蜜一眼,旋即想到自己从未试过问问他人。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她问道:“你,认不认识一个红头发的男生,高中……”

 

“哇哦,原来他就是你朝思暮想的暗恋对象啊。”闺蜜似乎完全没有抓住重点,她懒得再辩驳。

 

“我上次在机场好像看到过一个红头发的男生。”

 

 “真的?”她猛然起身,睁大了眼睛看着她。没想到你还真看到了。

 

她像是察觉到了什么,眼神一下子变得恍惚。

 

仿佛一个导火索似的,下一秒她感到浑身似乎有一股电流穿过。时隔多年,她再一次体会到那种异常的直觉。

 

几年前她在庞大车站面前感受到的强大压力,借着五月的东风,穿过林立的高楼和曲折的小巷侵袭而来,让她下意识中避开即将遇难的电车。

 

现在,这种感觉又来了。是同样的五月,带着它沾染过的刚刚绽开的玫瑰的香味,绕过桃木边框的玻璃窗和杏色的咖啡桌,又一次吹入她彷徨的内心。

 

“我当时只是路过机场,看到一个红头发的男生站在那里。我看他一头红发,还以为他是苏格兰人,结果却长着一张亚洲人的脸,不过也很帅……”同学的描述和她印象中的完全相符,她已经在直觉中认定就是他。

 

更多地,她觉得自己又一次听到了启示。她很自然地认为他现在又去了一次机场,就在这个点,离她所在的咖啡馆只有五分钟的车程。

 

这个想法荒唐可笑,毫无理由。可她就是这样接受了这种直觉,因为深信自己内心虔诚,便会偶尔与安排一切的造物主心灵相通。

 

她立刻与闺蜜道别,身体不受指使般跑到马路上打车直奔机场。




------------------TBC----------------------------------------

稍微说几句承花。
我作为一个把cp当药磕的承花党当然也支持花京院是受,谁让承太郎太攻了呢(摊手
但是有一点不太能理解就是为什么在很多粮里面花京院被当成一个娇弱甚至胆小面对爱情面对承太郎会脸红羞于表现女子力max的弱受?
啊?花京院面对承太郎脸红过吗,这跟我印象中的花京院不一样啊喂
当然如果是性转就另当别论,性转就性转这里不提性转,就说基于原著设定的前提下,
为什么花京院会被认为是个弱受呢,甚至b站上都经常是刷花花女子力的弹幕Excuse me?
一个毫不犹豫地将灰塔大卸八块的男人,能有多少女子力
一个爽快豪迈地给波波一记肘击作为回应的男人,能有多少女子力
一个黑着脸将屎搅进粥里并威胁婴儿的男人,能有多少女子力?
我认为荒木笔下的花京院,一定是个大胆镇静,果敢决绝而不失判断力和决策力,甚至必要时候可以变得冷酷,让理智压制情感的人,并且是个领导型人物,在一个团队中完全可以做一个领导核心,本身也是个攻气十足的角色。
纵然还是比不过流氓承太郎的攻气值,但说他是的弱受真的是。。。。
他不弱,一点都不弱。法皇拥有白金所没有的优势,我还真不信白金能秒法皇。(忽略时停这个开挂的能力,大哥,你都时停了我们还打什么?

先说这么多,主要我要是再不发lof我怕你们都要把我忘了(不是

!!!

阿May:

可加字x意味不明…分镜有参考 基友说是黑客帝国(

“这把伞是我的,就不给你打。”

“我当然是仰望星空的那一个。”


————————————————————————

个人比较喜欢第六张的颜色XD

感谢

 @茸茸的甜甜圈 

给我的鼓励,你总能让我感到正能量。

画了一下午的花京院就是画不出想要的感觉,伤心,

本来还以为今天能发出来的

花花的腰与胸

_(:3 」∠)_  

我觉得我,是时候反省一下了。现在一开电脑其他事也不干了,就看jojo,
漫画看完看动画动画看完看同人然后又一个循环。。。

整日沉迷于jojo美色无法自拔,

可是jojo太TM好看了啊!!!

(占tag了抱歉,我就占

我好像看到了当年你爹的影子

屌爷的头发好像可以任意伸长?

就是。。那个。。西撒他们要去攻卡兹的藏身之地的时候。。。

既然卡兹不能照日光,那直接把屋子拆了不就得了hhhhhhhhh

二营长,把他娘的意大利炮给老子拿来,把那屋子炸了!hhhhhhhhhh

我觉得吉良除去恋手癖的话真是个好老公呢,做饭好吃,帅且多金,生活讲究不邋遢,不抽烟喝酒没有不良习惯,估计把家务推给他做也可以?有点想做一个知道吉良身份但不说出来装作和他一起过平静生活的川尻忍,
不过有一点,下班后饭和家务都要由他做_(:з」∠)_

????

身体韧性max的白金巨巨

好羡慕那些脑补出各种承×花,乔×西,老谢×乔尼等等的剧情的太太,剧情创作的能力太棒,

像我整天脑补的都是承太郎×自己。。。

告诉我我不是一个人好吗

原地爆炸!!!!!!!!

消失的香气:

早安~  

昨天半夜的鸡血涂鸦,还是花花



我个人觉得脸虽然不一样但还是差不多的,主要就是发型,

戴帽子的定助看着好嫩好单纯好可爱,

换成牛粪头(仗助:嗯?)顿时那种不良气质遮也遮不住啊

卧槽,想不到定助这么会打,这种没有替身只讲战斗技巧的肉搏好久没出现了

我一口老血还没缓过来。。

TheAbel:

隠しカメラになって見守りたい。

前段时间放过一条糖里有刀的偷拍后续,

这里补一条脑补太郎关于偷拍到的内容的脑内。

作者P站见图。

美得我真的哭了!!!

TheAbel:

BY 麻吉


我本人非常喜欢的一篇,苦尽甘来的美且甜。

PS:真心看不得幼花,揪心。



有些台词真的会让人想多诶,我看第一集的时候竟然真的脑补了迪奥和爱莲娜,我以为迪奥对她是有一点感觉的所以才会情绪失控吧(结果看到后来啪啪啪打脸)


还有吉良吉影也是,虽然紧接着又说是因为怕她死了会引起承太郎注意,但是后面又加了一句“对   只有这个原因而已”,这。。。这不是反映一个角色自欺欺人的常用套路吗!我看到这里还以为吉良已经产生了感情只不过几十年的独生习惯让他还不接受这样的改变,按常理来说不就应该是这样的吗!最终BOSS战的时候我还一直期待川尻忍突然出现来个神转折。。。

虽然是我想多了,但这不想多都难啊

后来你像普通人一样娶妻生子,安稳工作,仿佛故人被永远封存在记忆里。


但你办公桌上的照片,依旧是你与他的十七岁。

黄家大院25号:

关于杰洛·谢皮利先生的科学研究!

救。。救命。。。

我得了一种过几分钟就要欣赏一下我头像少女杰洛的病

他怎么这么美

天哪!这封面也太少女了吧!我差点尖叫出来了!!

真的意外地小气呢



等。。等一下,有必要脱吗?直接把裤腿撸起来不就行了???

下一页
犹飞蛾扑火,非愚,乃命数尔。
© 仗助是小天使啊 | Powered by LOFTER